0
欧洲中华联合商会会长徐存松:我有一颗中国心
2010-09-15 23:57:44 浏览:561次 【
 

  就叫我“阿松”好了

  认识徐存松先生是在10年以前,这个只有35岁的浙江温州小伙子,已经侨居意大利15年之久,从在中国餐馆里“打工”开始,后来当上了餐馆的老板,接下来又做了为发展中意贸易而建立的意大利比诺公司的董事长和中华欧洲联合商会的会长,以及北京市政治协商会议工作顾问、北京市青年联合会的常务委员、北京市侨资企业协会的副会长。为此,我很想见见这位年轻有为、很有特点、很有前途的华侨领袖。记得,那是在方庄的意大利比诺公司驻京办事处。只见从14层楼上匆匆下来了一个青年人,中等身材,浓密的黑发,一张青春秀丽的脸庞,一副温良谦恭的表情,穿着浅驼色西装,打着黄色素花领带,他就是徐存松。老实讲,一眼看去与其说是个华侨领袖、董事长,不如说是一介普普通通的江南书生。

  当徐存松把我迎上楼去坐下来以后,我才认真地观察着对方,心里不由得产生了一些问号。难道他就是积极地促进中国和意大利两国之间经济和贸易合作,并且曾经在罗马接待过国内几十个代表团、考察团的民间“经济大使”?难道他就是热情地促进中国和意大利两国之间文化交流,在罗马接待过国内大批艺术家和演出团体的民间“文化大使”?这一切的来龙去脉和前因后果又是什么呢?

  然而,更没有意料到的是,在谈话当中,当我刚刚称呼了一声“徐会长”时就被他给婉言地打断了,“梁老师,您就叫我‘阿松’好了。”我微微一怔,然后又不得不理解地、愉快地点点头。

 

  有人说,感觉、认识和接受一个人往往就在那片刻之间,甚至就在那第一句语言交流的过程中。是的,我与阿松大约就是这样的情形。

  无奈离开这片土地

  在十年浩劫中,阿松在家乡一直受到非常不公平的对待,也可以说是根本没有了立足之地。

  在阿松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就被视为“黑名单上的人”,受到一些不懂事的同学欺负,张口就骂,甚至动手便打;上初中期间被开除“共青团”的团籍;高中毕业竟然成了全校6个班中惟一不发给毕业证书的学生;最后,只有3个应届毕业生没有考上大学,其中就有硬是明令不准走进大学校门的阿松。这就是阿松青年时代所承受到的一切一切。辍学以后,阿松为了每月挣到20块钱以填饱肚子,又不得不去当拉平板车运送炸药的临时工。他由于过度劳累患上了急性肝炎,干了10天,只挣到9块钱,却花掉300多块钱的医药费,还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几乎丢掉了生命。

  就是这样,阿松人被扳倒了,身体被整垮了,精神也被搞乱了。

  1976年的秋天是个难以忘怀的日子,“四人帮”被一举粉碎,党的三中全会召开送来春风,中国人民结束了一个异常痛苦的年代,开始了全新的生活。然而,现实生活给阿松制造的创伤太大了,太重了,太深了,太难以忍受了,这时只好痛下决心走出国门去。他在一气之下甚至说出这样的话来:“不管到什么地方去,只要离开中国就可以!”当他坐上出国的飞机,通过机窗望着下方渐渐远去的黄土地,心里还喃喃地发誓说:“我再也不会回到这片土地上来了!”那是1981年的春天,阿松身上只带着100元美金,前往意大利投奔刚刚出国不久的大姐徐银平。

  为了出国以后能够生存下去,阿松听说国外开中国餐馆可以赚到钱,于是他来到杭州的一家大酒店,学习中国烹饪技术。由于他有着惊人的刻苦努力和聪慧悟性,使得两年才能完成的学业,仅仅用了一年就学习完了,而且成绩很好。同时,他除了烹饪手艺以外,还格外留心地学会了餐馆的全部服务业务。正是这一切,使得阿松来到意大利的米兰以后,很快在一家中国餐馆找到了一份工作。从此,年仅18岁的阿松开始了艰苦、艰难又艰险的“打工”生涯。在一个可以容纳300人就餐的餐馆里,总共才有4个服务员和2个厨师。因之,他一天要工作15、16个小时,常常每天只能睡上2、3个小时的觉。为了事前配好料,他每天提前3小时上班,凌晨4点钟就去很远的菜场买菜。有的时候他会劳累得止不住地流出鼻血来。怎么办?只好赶快把鲜血匆匆擦掉,再用小纸卷紧紧堵上鼻孔,继续忍着痛苦去干活。用他的话说:“我当时真是连生病的时间都没有啊!”

  阿松是一个很有心计和智慧的人,从“打工”的第一天开始,他就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寻找和思考,如何创造出适于意大利人口味的中国菜肴,包括拼花和冷盘。同时,他还用心关注着服务员的每一项服务工作,包括如何帮助顾客点菜,如何端盘子礼貌上菜,如何规范化地开瓶倒酒,等等。除此以外,他又在餐馆的进货上下了不小功夫,掌握了各种进货方法和渠道。仅仅用了一年半的时间,阿松就已经正式被聘任为餐馆的厨师和管理人员。而且,开始在米兰外国人学习语言的学校里学习意大利语。也就是说,阿松已经很快在国外站住了自己的脚跟,并凭借着自己力量开始走出一条崭新的道路。

  扯不断理还乱的情结

  “我那个时候,最大的愿望,最大的乐趣,最大的安慰,是给家人、亲戚、朋友、同学写信,和收到他们的来信。我会很用心地写信和看信。不管有多么劳累,也不管是清晨还是深夜。那时,购买邮票需要多少钱,我都愿意花,都高兴花。”

  “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阿松连连摇头,虽然在想着,但是一时没有说出话来。停顿了好半天。我问:“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如此思念家乡和亲人的呢?”阿松明确地答:“是。从我第一次在米兰走下飞机的时候开始,而且以后从来都没有间断过。”这时,我想起了唐代诗人杜甫的诗句——“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又想起了美国黑人诗人休斯的诗句——“你要有我的经历,就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

  是的,历史上有许许多多个游子,只要他们一离开故土来到异国他乡,就会日日夜夜、梦绕魂牵地思念起自己的国家、故乡、家人、亲友,思念起“生我、养我”的,那片血肉相连不可分割的热土和山、水、草、木,甚至仿佛一闭上眼睛,就可以用鼻子闻到,在清晨时乡里缕缕炊烟的特殊味道,醉人味道……

  我曾向阿松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我想‘文革’当中那些不堪回首的事情,你是不会忘记的吧?”阿松认真而坦率地告诉我:“不会忘记,当然不会忘记。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可是,‘文革’当中受到伤害的人并不是我们一家人、我一个人,而且,我们受到的伤害也不是最严重、最悲惨的。我的身上有伤痕,祖国母亲的身上更有伤痕,要说医治都需要医治。也许,改革开放,经济建设就是最好的医治。在这一点上,无论是国内的同胞,还是海外的华侨、华人,肩膀上的担子是一样的千斤重。正是由于这样一点,我把自己多年艰苦奋斗得到的积蓄,全部都投到中国来了。”

  我听到这样一席滚烫的肺腑之言,马上真切又亲切地感受到,徐存松先生的“胆”和“识”,和新一代移民将会对于祖籍国未来产生的重大影响。

  记得,老一代华侨领袖蚁美厚先生说过:“人情同于怀土上,如高山流水,世代相传。”这正是老一代华侨们在海外历尽沧桑以后,获得的宝贵精神财富。而徐存松先生正是很好地继承和发扬了这样的宝贵精神财富。作家冰心先生曾经写道:“一个人只要热爱自己的祖国,有一颗爱国之心,就什么都能解决了。什么苦楚,什么冤屈都受得了。”难道,这不正是对阿松几十年言行的最好注解和诠释吗?有人形象地比喻:世界上,哪里有大海,哪里就有我们的华侨。是的,广大华侨和华人对于祖国的那份诚挚爱慕之心,不正像大海一样宽广,大海一样深邃,大海一样汹涌,大海一样沉静吗?不正像大海一样天长地久,无法动摇和改变吗?一切旅居海外、心系华夏的人们啊,你们是多么多么的像大海!不,你们就是那无法比拟的、超绝威严的大海!

  我仿佛看到阿松昂首挺胸,骄傲自豪地大声说:“我有一颗中国心!”(梁秉堃)

 
 
0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      在印尼不少城市,提到许多地标性建筑或设施的建造者,“Ciputra”(徐振焕,中文媒体称之为徐清华)一定是提及频率最高的词之一..

    浏览:1879次 评论:0
    2011-09-29 12:07:20
  •     【侨报记者邹斌7月24日纽约报道】爱丽丝岛杰出移民奖得主、纽约华裔妇女总商会会长、美国徐氏集团总裁徐朱留弟24日在法拉盛飞越皇后大厦与近百名..

    浏览:808次 评论:0
    2011-04-12 00:10:10
  • 徐卓亚   徐卓亚,生于浙江温州。1981年到荷兰,以餐饮起家开始创业,之后陆续涉足进出口贸易和娱乐文化产业的经营,目前,他的公司已成为荷兰最具有..

    浏览:764次 评论:0
    2009-01-04 02:49:33
微信扫一扫

关注我们即可获取最新资讯

Copyright@http://old.xus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ShuoTuosoft Code © 2019
网站建设维护:青岛硕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